首页>新闻>媒体信息

全国应急管理特种作业查询信息网:“五一”假期旅游答卷“改错”,让应急管理制度更完善


全国应急管理特种作业查询信息网全国应急管理特种作业查询信息网http://www.mem-govs.cn讯,以暴露出的问题为切入点和着力点,切实提升风险应对能力,倒逼有关部门和行业补上管理中的漏洞和短板,不仅有助于保障更多游客假日出游品质“更上层楼”,还将助推公共应急管理水平的进一步提升,促进相关行业和领域走向高质量发展。

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国内旅游新闻频上热搜——继5月1日因大风吹扬地膜引发京广高铁接触网故障、北京西站停运数十趟始发列车造成旅客滞留之后,5月4日大风天气再次导致北京铁路局管辖范围内多条铁路出现接触网挂异物、致大批列车晚点。此外,假期内,一些景区人流过大过密,湖北荆州某景区游客拥挤甚至有人大喊“退票”;北京恭王府景区一票难求,40元的门票被黄牛抬到150元。

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稳定,今年“五一”假日旅游火爆早在各方预料之中。为应对这波“补偿式旅游”“报复性旅游”,文旅部在4月底即要求各地景区景点“五一”期间严格落实“限量、预约、错峰”要求,控制好接待游客数量。总体来说,“五一”期间,多数景区面对假日出游这张“答卷”,考出了令游客较为满意的分数。但现实中的偶发、突发状况,也折射出假日旅游管理尚存一定改进空间。

比如,一些景区在实行错时预约制度后,仍出现扎堆排队等情况,说明门票预约制度还应更加精准和细化。景区在根据最大承载量、游客出游趋势来确定每日门票预约数量分配之外,不妨将预约精确到具体时段,让有限资源的分配更趋优化;可以通过对具体游览路线、顺序进行科学设计,有效引导游客错峰游览和分流;针对爽约者过多导致门票资源浪费、黄牛囤票倒卖等现象,尝试实行预约时缴纳部分票款、引入排队候补门票机制等措施。

比如,与旅游密切相关的企业、行业也要“做最坏的打算”,科学筹划、精心设计应急预案,降低突发事件的应对风险。此番大风吹扬异物致接触网故障、多次造成大面积列车晚点,反映出相关部门对出行高峰时期可能出现的问题和隐患预判不足,全局性、整体性的应急预案仍欠完备。从交通运输、餐饮住宿,到公安、消防、气象等多个部门,一方面平时就要下足功夫,健全各类应急管理制度,积累丰富经验,提升处突能力;另一方面,在假日出游高峰期,应加强各部门间的沟通与联动等,健全科学完善的、可行性强的硬核应急预案。

在出游需求集中释放的假期里,如果“人从众”不可避免,那么做好提升旅游品质、提升游客出游体验和满意度的文章,就显得尤为重要。这个“五一”假期里,一些地方不乏细致、暖心之举——在河南周口,一名医生因在游览途中为突发疾病晕倒的老者急救,被景区终身免票;在上海,南京路武警再现拉链式人墙,疏导游人有序过马路;四川乐山、江苏扬州、重庆等地呼吁本地市民尽量不出行、将热门景区门票优先销售外地游客、开放机关和事业单位内部停车场、开放政府机关食堂为游客提供简餐等,这些构成了假日里一道道美丽的风景。

假日出游高峰期,对相关地方和行业是一次大考,同时也是学习借鉴经验、总结改进不足的契机。眼下,“无预约,不出游”已然成为旅游新常态,限量、错峰、全域旅游等概念和做法日渐成为提升旅游质量的法宝。与此同时,预约机制不够细化、应急预案不够完善、应对处置突发情况能力不足等问题也暴露出来。以这些问题为切入点和着力点,切实提升风险应对能力,倒逼有关部门和行业补上管理中的漏洞和短板,不仅有助于保障更多游客假日出游品质“更上层楼”,还将助推公共应急管理水平的进一步提升,促进相关行业和领域走向高质量发展。

“五一”假期已然画上句点,而为“五一”假日旅游答卷“改错”的工作刚刚开始。

王玉锁是一位妥妥的低调富豪。

2020年胡润百富榜上,王玉锁和妻子赵宝菊以700亿身家,蝉联河北省首富;2021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王玉锁及其家族则以64亿美元身家,排在第418位。

这份万亿身家背后正是新奥集团,旗下包括新奥股份新奥能源新智认知西藏旅游4家上市公司。2020年其整体营收达到了1613亿元,而市值达1800亿元左右。

谁能想到,这位现年57岁的“燃气大王”,曾经只是一个背扛煤气罐的穷小子。

01、时来运转

王玉锁青年时期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挫折中度过。

他出生于河北廊坊霸州,高考三次失败后,不想做闲人的王玉锁,开始自己倒腾生意。他卖过啤酒、葵花籽、女士背心……在跑出租车运输被拒绝后,只好去煤气站扛煤气。


(图注:王玉锁)

都说“无巧不成书”,王玉锁跟燃气行业结缘,纯属偶然,或者说迫不得已更恰当。当时他因为做生意失败,还背上了2万元的债务。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王玉锁因缘际会下进入的这个行业,却刚好是一个刚刚兴起的朝阳产业。

那是20世纪80年代,家家户户日常使用的多是煤,用煤气罐做饭并不普及。一个很好的佐证就是,当地的液化气只有在沧州任丘才能买得到。

这时候不得不提一句“善因结善果”。手头没钱的王玉锁,能在任丘拿下液化气灶具生意,还要多亏了他之前做的善事。他此前救下过的一个落水大哥,刚好是一家液化气厂的负责人。

这位急于报恩的大哥,二话不说便将液化气灶具赊给了王玉锁。靠着这份善缘,王玉锁做起了经销液化气罐的生意。

当时,王玉锁的姐姐在胜芳镇开了一家杂货铺,王玉锁便以此为据点,在外面挂了一张牌子,上书“预订液化气灶具,240元/套,包括10罐气,一个月内提货”。

一个月后,王玉锁便挣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3万多块钱。

做啥都赔钱的王玉锁,偏偏一接触燃气,就成了聪明人。

尝到甜头的他时时刻刻关注着这个行业,试图能借此更上一层楼。巧合的是,就在这不久后,政策开始允许企业承包气井。


就是这样一个政策,给了王玉锁一个深度介入中国天然气能源行业的机会。

当时,民营企业承包气井尚属“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审批极为严格。王玉锁提交的申请已经被搁置了一个多月,却一直没有下文。

当时刚好主管局长来廊坊开会,王玉锁便从下午三点半开始,一直在局长开会的门外,站到了晚上10点,最终用五分钟陈述了新奥的优势,拿下了审批。

爱迪生曾说“好动和不满足是进步的第一必需品”,王玉锁的身上刚好盛满了这一特质。

也是同一年,廊坊开发区开始搞建设,需要大量天然气的支持,拿下了气井的王玉锁,便成了很好的合作对象。在这期间,王玉锁还学会了怎么铺设燃气管道。廊坊市也因此成为河北省第一个用上管道天然气的城市。

好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在拿下气井,给廊坊开发区输送燃气后,“西气东输”工程开始了。

不安于现状的王玉锁,照旧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盯住“西气东输”沿途经过的城市,拿下了该线路上的气井,并把新奥分公司在沿途开了一路。

从一个“负债万元户”,到经营出一家进入公共事业领域里的民营企业,王玉锁这一路走来,既有“天时地利”,更有“人和”因素。他身上那种“折腾”劲儿,才是成全他这份事业的支撑点。

02、陷入“焦虑”

2001年之后到2004年之前,大概是王玉锁过得最舒服的几年。

那时,他一手创立的新奥能源(前身为“新奥燃气”)以一介民企之身,将版图扩张到了60多个城市,并于2001年在香港上市。


公司上市,也意味着新奥结束了艰难拓荒期,进入扩张阶段。但王玉锁内心的焦虑却与日俱增。

这种焦虑一方面源自于王玉锁对公司长远打算的担忧。

当时的新奥能源,只是一个下游燃气服务提供商,其收入一部分来自于接驳费,即天然气管道进入新建小区内的安装费;另一部分则来自于天然气的销售收入。前者为一次性收入,而后者的费用刨除成本后,剩不下多少。

王玉锁的忧虑是,这种缺乏技术含量、简单的“卖气”服务,会不会被随时替代。

刺激到王玉锁的另一导火索,则是外国厂家对他的“看不上”。当时,王玉锁看中了一外国厂家生产大口径储运天然气的压缩钢瓶的技术,就想用手里的市场去兑换,却被“放了鸽子”。

这件事让他明白,企业要想拥有话语权,手头就必须得有点独一无二的东西。

但新奥有吗?王玉锁陷入了深深地沉思。

当时新奥的现状是,供气来自于三大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但若上游企业看到了下游这块肥肉,也要进来,新奥根本没法阻挡。

虽然新奥的生意看上去铺得很广,但扎根的领域却是公共事业,没有自己的品牌。此外,新奥获得的城市管道燃气经营权只有30年。

细思极恐下,王玉锁坐不住了,在2004年向下传达了他向上游开发的想法。已经沉浸在“躺着赚钱”中的员工们,不单是不理解,更有极端的,还给王玉锁写信,要求他“停止慢性自杀”。

毕竟当时新奥的销售收入只有25亿,但技术的研发就要21亿的投资。

但王玉锁的决心却异常坚定。

他随即召开了一次生活会,面对在场人员“不实事求是、好大喜功”的批评,他将自己的思考化作了三个问题一一抛出:上游如果介入,10年以后新奥卖什么?20年后,新奥的品牌是什么?30年经营权到期后,新奥做什么?

这就是新奥内部著名的“新奥三问”。

随着这三个问题被抛出,会场陷入了长达5分钟的鸦雀无声。也就是在这次会议后,新奥开始将步伐转向上游产业链,开始了长达多年煤制气等技术的研发。

做企业归根结底还是做人。

如果王玉锁目光短浅,安于现状,不管新奥拿下多少城市的燃气管道经营权,都只不过是一个随时可以被替代的燃气服务供应商,命运的喉咙始终被捏在别人的手里。


当然也就更不用说,把新奥集团打造成今天这样一个业务贯通下游分销、中游贸易储运、上游生产的清洁能源产业链,和涵盖健康、文化、旅游、置业的生命健康产品链,以及智能互联网平台的大型能源集团。

王玉锁这种居安思危、有备无患的意识,在以后多年也不止一次地出现过。

03、玩起“跨界”

2006年,新奥集团成为石油三巨头之外,国内第四家拥有天然气进出口权的企业。值得高兴的同时,又有新的问题摆在了眼前。

物流国际化,亟需海洋运力的支撑,此外,集团有一半业务集中在沿海城市,而海洋运输可以降低成本。基于以上考虑,2006年,新奥集团斥资7203万元,完成了对北海海运总公司的收购。

北海海运总公司主营项目为海上客货运输、船舶修理和港口装卸等,旗下有多艘客轮、客滚船、集装箱船,客运航线为北海至涠洲岛、北海至海南。


这也为日后,新奥集团拓展旅游业务打下了基础。后来公司旗下登陆资本市场的“北部湾旅”(后来的“新智认知”),其业务范围就涵盖了海洋旅游、健康旅游、智慧旅游,主要经营北海—涠洲岛和北海—海南旅游航线。

旅游服务是旅游运输向上游产业链的延伸,其逻辑一如当年王玉锁毫不犹豫地将脚步迈向上游清洁能源领域一样。

在完成上游生产开采、中游贸易储运和下游分销纵向一体化的清洁能源产业链的构建后,王玉锁开始琢磨下一步棋。

在一次活动上,王玉锁受到了互联网业内人士的启发:“你手头上有非常珍贵的资源,就是客户,你应该用互联网技术把1000多万的家庭客户连起来。然后你会发现,它的价值是无穷的宝藏。”

于是,新奥集团开始又一次转型,走上用数字转型传统产业之路。一直到现在,王玉锁仍在坚定不移地把新奥往数字化转型的方向上推进。

一个做传统能源产业出身的民营企业,居然走在了互联网前沿,这让人十分意外。公司甚至还瞄准了人工智能领域,并于2016年,通过让旗下的北部湾旅,收购聚焦于智慧安全、智慧交通领域,并颇有名气的大数据行业应用公司博康智能,迅速实现跨界。

一路走来,王玉锁一直走在变革的路上。也正是这种不安于现状,大胆变革的精神,让他的人生,实现了“三级跳”,将廊坊市的一个小的燃气管道服务供应商,做大做强至一家千亿集团。


从2012年开始,王玉锁便有意培养自己的未来接班人——儿子王子峥。跟父亲高考三次失败不同,王子峥大学考入了上海同济大学,后又出国留学,毕业后便被王玉锁安排进各个部门轮岗,以迅速熟悉公司。

这样走马观花式的学习,导致王子峥对哪个业务都不熟悉。2014年,王子峥向王玉锁提出了辞职,拿了几百万启动资金,去了北京中关村创业。他当年的创业项目e城e家如今已经随着王子峥的回归,并入到了新奥集团,成为其健康生活产品链的一员。

2020年,英国品牌评估机构“品牌金融”(Brand Finance)发布的“2020全球最有价值的50大公用事业品牌”榜单中,新奥集团排在第24位,比上一年前进了5名。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 国务院部门网站
  • 相关链接
  • 省应急厅(局)
  • 有关媒体
外交部 国防部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教育部 科学技术部 工业和信息化部
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 公安部 民政部
司法部 财政部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
自然资源部 生态环境部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交通运输部 水利部 农业农村部
商务部 文化和旅游部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退役军人事务部 应急管理部 人民银行
审计署 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国家外国专家局
国家航天局 国家原子能机构 国家核安全局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海关总署 国家税务总局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国家体育总局
国家统计局 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 国家医疗保障局
国务院参事室 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 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
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版权局) 国家宗教事务局
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 国务院研究室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新华通讯社 中国科学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
中国工程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中国气象局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国家信访局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 国家能源局
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 国家烟草专卖局 国家移民管理局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 国家铁路局 中国民用航空局
国家邮政局 国家文物局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 国家外汇管理局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
国家知识产权局 出入境管理局 国家公园管理局
国家公务员局 国家档案局 国家保密局
国家密码管理局